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群团 >> 文艺活动

qg777钱柜娱乐 -那些往事

所属分类:文艺活动 信息录入:超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8/01/11 文章作者:孙漪 文章来源:达竹培训中心

  “回忆是个说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跳过水坑,绕过小村,等相遇的缘分。”

 

  早上出门上班,风云突变,暴雨倾盆,无名街道放着这首容祖儿的《小小》,不知怎的就想起春节前夕外婆下葬的那个早晨,想起好久没回去过的陈家寨子、想起一到夏季就能摘花的莲叶田,想起曾嬉戏打闹过的院坝。

 

  在我记忆之初,外公外婆在村小附近经营着一家小卖部,一间宽约10米有余的平房,后门出去对直往前有一座两层楼的青砖瓦房,据说是以前给舅舅们结婚用的,虽然现实是他们都出去打工,房子空着了,但每每过年,大家住着还是很宽敞的。以两座房为直径,有一大片用篱笆圈着的土地,那里曾是我们姊妹几个快乐的天堂,桑树、红橘树、广柑树、梨子树,没有哪颗不曾当过我们的坐骑,没有哪颗树上的果子我们没有吃过。与小卖部一路之隔的前方有方堰塘,尽管从小吃了不少鱼,但也没能给我颗聪明的脑袋。

 

  外公是退休下来的村支书,还在村小带过课,性格好强,写得一手好字,每逢过年家里的春联都是外公执笔,在邻里附近口碑极好,受人尊敬。小卖部的生意还不错,盐、糖、瓜子、花生、冰糕、小吃,每当看到有人来买东西,听得外公算盘打得叮咚响就觉得高兴,因为外公又挣钱了,正因为如此,引得学校小卖部承包人怨气,小时候的我们,大人说话我们是插不上嘴的,听他们说起八卦,忍不住问一句“谁啊,哪个?”大人总是以一句“说了你也认不到,管那么多爪子”抵得你哑口无言。总之,老早开始,在我模糊的记忆里就有个姓雷的反面人物,就称他为雷某人吧。 外公也曾顺应时代地在房子旁边搭个雨篷,卖过煤炭、蜂窝煤、肥料,下的功夫不少,收益却不高,最终都无疾而终,只有小卖部还坚守着。

 

  相比外公的才气,外婆是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 的时代典范,她不识字、不会用算盘、不会算账,但是能做得一手好菜,裁得了一身好衣裳,名副其实的贤妻,与外公风风雨雨、相敬如宾几十年。在我记忆力,他们从未争过嘴,偶尔因外婆算错账,多补了别人钱,外公凶了外婆几句,都被外婆春风细雨的温柔化解。虽说外婆温柔,但教育起孩子来也是手下不留情,从小舅舅家几个表兄弟是外婆带大的,我跟我姐则是妈妈带大的,对我们姐妹两个自是宠爱宽容些,对表兄弟几个很是严厉,每到暑假回去玩,外婆总拿些好吃的糖果给我们,而他们几个只能眼巴巴干望着。有时碰到哥几个上山抓鸟,下水捞鱼,免不了是一顿打骂,相比我们的舒适安逸,真是觉得外婆对我们太好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生儿养女一辈子,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飞逝,我也已经长大,参加了工作,或许生性不爱打电话,对外公外婆言语的关心也很少,回陈家寨的时间一年也就一次,过个三五天就走,能了解的近况也就是篱笆圈着的土地也被充了公,一条公路从中穿过,好好的一个院就这么没了,果树都被砍没了,两座房成了毫无关系的独立个体;外公年纪大了,做不了生意了,小卖部关门了,养了鸡、鸭、鹅、兔,时不时塘边钓钓鱼,日子还是很清闲的,唯一不好的就是脾气见长;外婆呢,大概是年轻时做多了体力活,患上腰椎间盘突出,止痛药吃得太多,导致精神很不好,话少了,反应也迟钝了,做事慢吞吞的,总招来外公的“嫌弃”。此情此景真正印证了物是人非。

 

  直到17年春季前夕,外婆在家摔了一跤导致昏迷,医生诊断为脑溢血,一个月后,外婆走了。

 

  外婆下葬那天,早上5点,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一路鞭炮送外婆上了山,入棺时我看到外公悄悄抹了眼泪,从此外公一个人生活在了村里,依然每天养鸡喂鹅,受人尊敬,只是身边少了听他唠叨的伴,少了一辈子只围着他转的女人。最近经常听妈妈接到外公电话,问“这个菜怎么做,那天汤怎么炖”,没了外婆,外公开始学起了洗衣做饭,即便有很多不方便的,但外公仍不愿到城里跟子女一起生活,依然要守着回忆的城。

 

  我想“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也不过如此吧。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