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群团 >> 文艺活动

qg777钱柜娱乐 -守住这片土地

所属分类:文艺活动 信息录入:超级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8/02/21 文章作者:黄吉沛 唐晓春 文章来源:

 

——记白皎煤矿珙泉井留守处范玉勇

人去楼空,青山依旧。白皎煤矿珙泉井于20173月基本完成去产能工作后,只留下了30在岗留守人员,主要任务是看守与调拨物资材料、处理工伤等历史遗留问题。在整个留守工作过程中,我不得不说一说这个平凡的人物现任白皎煤矿珙泉井留守处综合部主办兼治安队队长范玉勇全面负责留守处的日常具体工作。由于他出色的表现,2016年被评为川煤芙蓉集团公司优秀共产党员。

工作上的“范司令”

他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相貌堂堂,体重200余斤,减肥后也180斤有余,站立是一座山,睡倒是一堆丘人称“范大汉”或“大汉”。后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有点像《沙家浜》里的胡司令,又称为“范司令”。他1987年参军,在高炮部队当兵,1990年退役后,就一直在矿山工作,干过保卫,管过后勤,默默无闻,无怨无悔1998年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珙泉去产能工作开始后,人员不断分流,工作不断缩减,原本在治安队任副队长专门巡夜的他被挖了出来,调到综合部任主办,全面负责党政办公室的日常工作。由于矿上的大小事情都得找他,人们常笑道“这是范司令的防区”。由此“范司令”绰号慢慢出名。

1968年出生的“范司令”初始学历不高,初中毕业后就当兵去了,后来参加了党校函授学习,取得了大专文凭,基本能够胜任各项工作。特别是负责综合部日常工作后,有很多的汇报资料和文字材料,他都亲自动笔草拟,经常加班,并未要求分文报酬。工作中,自己还学习新闻写作,虚心向领导与同事请教,及时报道留守处的新闻事件,在网上发表。他说:“我虽然写得不好,但我的态度是积极的。”领导也经常表扬他:“‘范司令’写新闻本来就是新闻,只要继续努力就一定会有所收获。”

“范司令”不只是发号施令,而是主动带头干工作。矿井在一季度回撤完成后,主要任务就是留守。为此,周末值班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肩上,周末与节假日几乎都是他负责值班,有时实在有急事或累着了,就由治安队副队长给替换和缓解一下。记得在今年7月份,连续打雷下雨,上级对“雨季三防”要求甚严,他连续在办公室值班近一个月没有回家,雨前雨后察看灾情,老婆都开始发牢骚有意见了,同事们怂恿帮腔道“再不回家,下周一民政局见。”他只是一笑了之。

物资安全与调拨有序,是留守矿井的主要任务。遇到紧急情况,“范司令”总是冲锋在前,不拖后腿。今年5月的一天夜里,他在调度室监控里发现异常,看到416花杆处有一辆电动摩托车进入,他悄悄地喊上夜巡的两个同事,在暗地里监视。一会,发现一个黑影窜到了材料库房背后,三人紧急跟踪,看到有一人从材料库的天窗进入库房偷盗材料。于是,三个人在正门守候,待偷盗者出门时将其制服。在抓扯打斗翻滚的过程中,他糊得全身污泥,一件元的衣服被撕烂,老婆心痛不已,他莞尔一笑

后来偷盗者的家属托人说情,范玉勇态度坚决地回答:“这个事是无法说通的,哪个叫你来偷呢,抓你是我的工作职责,也是我的饭碗”。最终两名偷盗分子被移送公安机关起诉追究法律责任。一件严惩,从此平安。大家笑道:“有范司令在此,谁偷谁灭。”

安全上的“范督察

安全为天,安全第一,以人为本,生命至上,已经成为企业的安全核心理念。矿井去产能后,虽然井下安全压力没有了,但地面安全也非常重要。范玉勇由于身兼数职,每天几乎都在矿上,到处检查,发现隐患,及时处理,履行着治安队长的职责,人称“范督察”。

今年6月的一天夜里,天降暴雨,冲垮了西风井老变电所的人行梯坎,挡住了乡村公路,范玉勇发现后,及时给领导作了汇报,并将隐患情况通知村社,立上了警示牌。山高路远,由于没有机具,只有靠人工清障。范玉勇回矿后,立即通知休息的治安队员和上班的机关管理人员,带上工具前去清理碎石,经过两天的连续奋战,清通了公路,保证了各种车辆的顺利通行,维护了企地稳定。

天有不测风云。在“雨季三防”期间,经常都会刮风下雨,威胁着地面安全。今年7月的一天,一场风雨吹垮了污水处理站的电缆,吹断了单身宿舍的电线,吹倒了几颗树木险些打伤村民住房。范玉勇排查发现隐患后,立即请示,并牵头组织劳力和专业人员,对隐患进行处理。首先处理污水处理站电缆。及时由专业人员停电后,其他人员用绳子拉、葫芦扯,将100余米电缆从水中拉起拉直后进行固定,然后通电,恢复污水处理运行;其次,组织专业人员处理单舍所断线路。先停电进行检查,接好电线,拉直固定,然后通电,及时解除了职工的闷热烦躁之忧;第三步开始处理斜倒树木。灾情发生后,村民扬言不处理就找麻烦。范玉勇八方寻找需要树木的村民,以自己去砍自己回收、矿上不收分文的方式,在短短两天内就排除了隐患,消除了企业与村民的矛盾。

矸石山一直是榜上有名的挂牌隐患场所,主要是防止滑坡等地质灾害。范玉勇经常都会上山检查,每逢下雨,必去察看。一次,有位上级领导提出矸石山下不能搭窝棚,必须及时撤除。矿上把通知发给对方后,对方不理不睬,一直拖延。范玉勇急了,发出狠话:“你必须限期撤除,否则,今后你别想从我的道路上通过。”结果对方按时撤除,消掉了隐患。

矿区停产后地面范围内虽然没有了危化品,但防灭火工作任然很重要的。范玉勇带头对全矿地面范围的灭火器进行了清理,并重新进行了合理布置,确保了地面厂房与职工住宿的安全。

生活上的“范锅铲”

说起“范锅铲”,并不是杜撰,他在当兵时就当过炊事班班长,部队在云南澜沧江发生7.6地震抗震救灾那会,每天杀猪改善战友生活,做好后勤保障,还取得了二级厨师资格证。大家介绍时有人与他开玩笑道:“范玉勇是背锅的,是专门给领导背‘黑锅’的哈,领导说你背个铲铲”。复员后参加工作,在企业轮岗那阵子,自己还在东村开过一个家常小馆子,生意红火,很多人都吃过他煮的饭菜。企业经济复苏后,他又回到矿上上班,一度时期负责管理“两堂一舍”。此次去能工作后,班中餐食堂解散了,但还有些职工要上班,吃饭就成了问题。于是,大家又推荐他出来兼职掌火,打平伙煮中午饭吃。

范玉勇不负众望,每天清早买菜,每顿的菜都赶着季节并换着品种,荤素搭配,干稀结合,左右一顿,月底分摊人头,自觉交钱,大家满意。于是,有人开玩笑道:“价廉物美,管吃管饱,‘范锅铲’随便舞几下都比外面强”

去产能以前,矿山食堂、澡堂都是使用的井下抽出的瓦斯做燃料。矿井去产能后,井下没有增加新的钻孔,瓦斯衰减很快,经常没有足量的瓦斯供应,力太小煮不好饭。有一天中午,大家都到了食堂等到吃饭,可范玉勇不知去向。一会,他回来了,满身污泥,糊得像个“花猫”一问,才知道他点不然瓦斯,去查瓦斯管道放水情况去了。他立即动手点燃火,三下五除二就把饭菜弄上了桌,大家边吃边笑着说:“只要有火,‘范锅铲’稳、准、这几招管用嘿嘿地笑着答:“只要煮出来有人吃,能吃完就是好事,否则,我学的二级厨师的手艺还有啥用?”。

为了节约成本,吃上绿色蔬菜,范玉勇组织大家利用荒废的空场地种蔬菜和养殖鸡鸭。一次,有个单位挖抽放泵水池,范玉勇利用挖池子的泥巴就平整出一块地,种上了四季豆、豇豆、丝瓜、藤藤菜等,到了丰收的季节,经常都自己种出的新鲜蔬菜。随着时间的推移,鸡鸭也慢慢长大,有时遇到节日或喜日,他就杀鸡宰鸭,庆祝一番,改善留守职工的生活。这时,大家都会称赞“我们衷心的感谢‘范锅铲’,谢谢!再谢谢!还是谢谢!”

后勤上的“范管家

“拿的是主办的工资,干的是部长的活”这就是大家对范玉勇的评价。的确,在珙泉留守处,他管的范围最宽,工作任务最重,几乎啥子都管,所以有时大家叫他“范管家”。

走进“范管家”的办公室,你就会看到他忙碌的景象,处理公文、撰写材料、组织治安人员开会等,墙上挂满了全矿各个地方的钥匙。留守以来,他牵头落实的三件事情,解决了历史的顽疾:一是全矿房屋清理工作。大批人员分流走后,人去楼空,他组织人员对全矿所有房屋进行了清理,把零散住户安置在相对集中在几幢楼居住,便于管理,理顺用电线路,该停则停,对空房封闭或上锁,保证房屋资产安全;二是清理上交水、电、气费。正常开矿时,矿上的职工都是无偿使用又矿补贴,职工没有上交过一分费用。去产能后,留守处已经没有了补贴。他牵头清理线路和抄表,组织宣传,印发通知,挨家挨户做工作,得到了绝大多数职工的理解,对拒绝不交的,采取了断然措施。经过两个多月艰苦细致的工作,保证了按月收费,解决了十年的历史遗留问题;三是全矿历史档案清理归档。自建矿以来,矿史坎坷曲直,历经分合又分,历史档案搬去搬来,随便堆在屋里,杂乱不堪。他落实人员,重新规划了档案室,修复了档案柜,进行细致清理归档,建立了电子文档与纸质文档,方便查找。通过三个多月的努力,彻底理顺了建矿以来的历史症结。领导经常在会上表扬:“这三件事办得及时,办得实在,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范管家’功不可没”。

工作中,别看范玉勇有棱有角,是一个有性格的人,可也有细心与柔情的一面。针对矿区范围的管理情况,夜晚值守,他除了在物资库房、煤销房、材料库、416杆设置人员看守外,还收留了几条流浪狗,分布在这四个关键地方,与值班人员一起看守,加强安全预防。

他所管理的治安队人员,几乎都是老弱病残,还有所谓的“搅屎棒”,范玉勇严格执行制度,考核逗硬,有个月考核下来,有位职工被处罚了500从此,治安队的劳动纪律走上了正轨。在治安队,看似人员配置够用,实则小病大养、无病耍假的有之。有个治安队员,一直以病之名耍假不上班,借此自己干其他事情。范玉勇发现后,一直坚持做思想工作,从珙泉做到了巡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名队员最终回矿上班,工作表现还特别积极优秀。

范玉勇就是这样一个忙忙碌碌、平平凡凡的人,是一个默默无闻、甘愿奉献的人,是一个坚守岗位、不计得失的人。有的同事问他:“矿都垮了,前途渺茫,你这样干为了啥?”他答:“我不为啥,我们当兵的人就是这个样,既然组织上安排我留守,我就必须坚守岗位,守土有责,我必须这片土地,至于今后的去向我无从考虑,相信组织

矿山虽已经没有了喧嚣的机器轰鸣声,但迎来了树木的葱茏与鸟儿的啼鸣范玉勇等坚守这片土地的人们,也许正在编织新的梦想,凤凰涅槃,走向新生。

 

芙蓉集团我们 珙泉井  黄吉沛

责任编辑:唐晓春

返回列表 >